如何看待《囧妈》网络首播被电影行业集体抵制

这道题虽然是囧妈一个片子,但是长远看是一个游戏规则问题,是一个对于影视行业来讲,线上线下法规完善的时期

目前看院线和行业内的抵制声音都不小。其实主要涉及三个方面:电影制作方、传统院线方、互联网平台。

1、传统院线方,传统商业院线和艺术院线的反弹其实并不一样

其实从全球的角度来说,基本上,商业院线对于这类情况的反弹是比较大的。这属于是一个行业的游戏规则。

在我最新看到的各大院线对《囧妈》的抵制信息里,提到了大家认为《囧妈》对所谓的窗口期游戏规则的破坏。

我们国家在传统放映和互联网传播过程是由不同法案和部门进行管理的。前者是一般意义上的放映权,后者则是信息传播权。而窗口期则是一般电影在进入到互联网平台前,先行在院线停留的时间。而后让渡到互联网平台进行线上的推广传播。

在这次院线对于《囧妈》的抗议里其实也可以看到:

如何看待《囧妈》网络首播被电影行业集体抵制如何看待《囧妈》网络首播被电影行业集体抵制

这个地方之所以在前面提及到了两种不同类型的放映院线,也是这种线上线下的同时放映,其实在全球来看,商业院线和艺术院线的反弹是不一样的。

新加坡艺术影院The Projector在今年北京百老汇的论坛上,就有提及到:新加坡的艺术院线会同期放映Netflix的电影,整体的影响其实并不大。因为对于负责人Prashant来说,电影院本身的社交属性是网络无法给予的。

我们影院有放过Netflix的电影,我认为如果我们把Netflix在影院放映,也可以给这些Netflix电影增加一些附加值。

而同时,TW国宾影城的排片人也表达过:

TW有一个纪录片的线上平台叫“Giloo”,上面放一些纪录片,你可以付月费也可以单部付费点播,有一些片是没有片商去代理的,所以基本不可能在大银幕上看到。
但是有一些影片很有趣且有商业价值,所以我们会去找Giloo,问他们可不可以把TW院线的版权谈下来,跟我们影院合作大银幕的放映,可能就是限定一、两场。但是这场的放映就是要求要有影人映后座谈,这个就是你在家看和在影院看的不同的点。
另外一块就是,比如说所有的片,只要你想谈你都可以谈得到,那你要怎么创造出你和其他家影院的差异性。

原文可见:

今天,我们该如何发展独立艺术影院?

所以从这个角度,对于影院来说,当电影作为商品本身的价值一致时,电影院自身的商品属性,社交属性和它附加的体验就成为了线上和线下较大的区别。

而商业院线的体验,从各类观影设备IMAX、杜比甚至是各类3d技术等等,其实也都是在扩大这种体验上的差距。

院线是不会消失的。最不济,商业院线都没了,艺术院线也还会在。但反过来,只要艺术院线仍然存在,商业电影也是可以有放映途径的。

但对于当前差异化区分极小的商业院线,以及无法和高端设备相匹配的内容产出量来说,商业院线一定是吃亏的。你能说出来你在万达影院看电影跟在英皇影城看电影有哪些不一样么?或者说,除了看IMAX、杜比、李安的3D,你会前往有着特定观看属性的电影院么?

历史上这样的过程并不是单一的,打一个不是非常确切的比方:

这就好像回到了上个世纪,十九世纪中叶,英国发生工业革命,机械化生产给经济带来了活力,但是工业革命初期的产品仍然保留着过分的装饰的王朝气息。机械化程度的落后,使得这些产品的造型不具备足够的美感。威廉·莫里斯所提倡的美术工艺运动(ART AND CRAFTS MOVEMENT)中,就以书装设计和墙纸设计为两个重要环节,推动了社会的设计变革,将设计本身带进了商业属性当中。从而也影响了后续的包豪斯运动。

在这里,书本身的内容就像是电影作品本身,内容本质上并不会有过多的改变,但是从手工制作到工业革命的变革中,书装设计发生的改变,载体属性发生了变革,同样也会对载体本身提出更多新的要求。这种变革不论如何,对于电影产业来说一定也是有促进的。

数字音乐消灭了唱片,大家开始带着MP3听音乐,到现在用手机就能播放,也许当前不过是互联网公司罢了,也许未来就会变成移动终端为主导的产品公司平台(VR或AR技术公司),没准最后电影公司都要归到游戏公司下也说不定(误)~电影的发展也是一样的。

好一点说,这其实也是对于行业在逐渐沉淀过程里,比较提前的一次在线上和线下法规整合的过程。但这个整合背后,其实也同样有其他环节的整合——

2、制作和发行的冲突。(我们也同样对互联网公司平台进行一些展望。

前几年华谊跟万达撕排片量,撕的是非常的难看,冯小刚在微博喊话王思聪,本质上也是因为万达基本掌握了国内院线的大头。

对于制作者来说,影片的内容传播是第一位的,平台或者说载体可以说是同样配合在内容本身的表达形式之一。但是我们其实反过来重新去看电影史。美国电影由镍币影院发展到好莱坞整体的体制结构形成:

华纳兄弟最开始是镍币影院的放映商。

卡尔·莱姆勒,后来环球的创始人,1906年在芝加哥开设了第一家镍币影院。

路易斯·梅耶,也就是米高梅也是经营院线出身。

派拉蒙的阿道夫·朱克,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威廉基本也都是从制片厂主管起家。

基本上平台到最后和现在是一样的,仍然是反哺内容制作投资本身的最初者。但是这也就导致了,在发行和内容绝对掌控的垄断性。衍生了后来的美国影视行业的反垄断法,强行切断制作和发行本身的枢纽。

而当前互联网平台的特殊性在于,内容创作本身下放到大众。那么这个时候,对于内容创作者本身的掌控权,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就直接影响了平台本身的影响力。所以b站弄了自己的百大UP主的活动,微博有明星之夜,你乎还有盐会~

所以这本质上争得其实并不是电影本身,而是内容制作者以及身后的团队。网飞给钱拍《爱尔兰人》,在我看来其实并不是马丁·斯科塞斯真的就怎么着了,而是网飞对于这种高质量内容创作者的一种新方法的垄断。而对于制作方来说,其实钱在哪里,哪里就是活跃的,这个是肯定的。毕竟搞内容的大家都穷。

所以说,回过来,我们重新看互联网公司也好,或者说,院线生气也好,本质上其实是因为内容制作者可能潜在的流失而形成的竞争。

所以其实归根到底,《囧妈》本质上改变不了什么,甚至我并不觉得欢喜一个app能掀起多大的风浪。三大视频网站加B站都在做的东西,市场本身不会因为字节跳动一个人的入场又能多有多少的蛋糕。只能说这把宣发真是逆天了。山争哥哥真的是福星高照。

未来仍然是得优质内容者得天下的时代。甚至,如果说,在长远一点,也有可能是短视频,以内容为主体划分的过程也说不准。

而在这之前,线下线上之间的行业规则、游戏规则,就是需要重新整理的过程。如果说真的要落实整个行业的公平,那么也希望从制作层面就尽可能落实更多的保障权益。一天工作8-10小时这个基本的规定啥的哦?

不然只想挣钱,但是制作者本身的疲怠,内容的低质量。即便是电影放到飞船上去播,都没啥卵用,外星人也会嘲笑我们的。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afiregam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1日22:23:4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firegame.com/zixun/7751/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