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电影院

被遗忘的电影院

3月13日,迪士尼宣布原本将于本月27日在北美首映的真人电影《花木兰》撤档。以自1月23日武汉封城为节点,国内原定春节档上映的十部电影,除《囧妈》全网免费播出外,其他如《《急先锋》《紧急救援》《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中国女排》等,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纷纷撤档,一场箭在弦上的票房PK旋即以全面退票扭转。

被遗忘的电影院

疫情对影视行业的影响仍在延续。西安影视业资深人士龚先生透露,目前国内疫情整体得到有效控制,各个影院正在做复工前的准备工作。乐观估计下,观众有望消除恐慌情绪走进影院的时间在4月底或5月初,而大多数选择在春节前撤档的电影制片方,需要重新调整电影上映档期:一方面监管部门对影院行业复工的指导意见尚未出台,另一方面也需要考量观众走进电影院的实际意愿,同样处于观望情绪中,从“复工”到“复产”仍有一段距离。

1

春节档向来都是各大影片竞相争夺的黄金周期,今年突然遭遇的疫情使得影院行业不可避免地成为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以西安各大影院来看,在春节档10部电影宣布撤档后基本上就宣布暂停营业,几乎是最早做出反应的行业,而西安多数影院所在的商场大多在初三、初四之后才陆续发出暂停营业的通知。

对于影院行业来说,全国上下一盘棋,撤档意味着不止西安的127家,而是全国的12408家影院同时无片可放。在这点上,影院行业可能和教育行业一样,最早收工,最晚复工。

这对于以票房收入为主的影院行业是个不小的打击。在这之前,行业内对2020年春节档的票房普遍期待,2019年全国春节档票房收入104个亿,按照近两年平均10~15%的增速,今年行业内曾预计春节档票房收入在120亿左右。

业内将春节档的票房收入计算到当月结束,这样算下来,每年2月春节档的票房占到全年票房收入的20%左右。根据猫眼电影数据统计,2019年全国影院票房收入594亿,春节档当月收入103.7亿元,占比17.3%。“如果12个月平均分的话,每个月应该占到8%左右。”这也是影视行业普遍看重春节档的原因。但是受到疫情这种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影院行业整个上半年的业绩都会受到冲击。

2

如果拿服装行业来类比电影行业,制片方、发行方和影院三者的关系,有点像工厂、分销商以及零售商户。一般正常的流程是,制片方负责影片的拍摄和制作、后期剪辑,各个发行方相当于区域分销经理,影院就相当于终端的商户,拿到影片成品后在电影院播放给观众看,整个环节中影片相当于一个虚拟的商品。

和服装行业不同的是,电影院的票房收入是分成制。一家电影院的正常运营涵盖租金、人力、分账款、电影专项基金和税收五部分:西安8成以上的电影院选址在商场内,这样安排使得电影院和商场可以相互导流,因此缴纳给商场的租金构成相当重要的一部分成本。第二个是与院线的分成,票房收入的44%需要分给制片方和院线,这点与服装批发商从工厂进货再批发给零售商不同。第三部分是缴纳5%的电影专项基金,主要用于综合扶持影院行业、国产电影发展。第四部分是人员成本和日常运维如水电空调物业等成本。第五部分是3.3%的缴税。

换句话说,每100块钱的电影票收入,最终留给影院用于自身经营的份额不到一半,这一半主要用来覆盖租金和人力成本,以及折旧摊销成本。新建一家影院一般前期投入比较大,涉及购置设备及装修等固定资产摊销。据龚先生透露,他运营的两家电影院一年的运营成本在650万左右,平均每个月在50~60万左右,如果加上折旧摊销,每月成本在70万左右。

3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没有疫情的发生,这两年有两个显见的因素也在影响着传统影院行业的生态:

一个是票房与观影人次增速跟不上银幕数量增幅。国内影院加速扩张是在2015年,这一年影院数量从2014年底的5158家增长到2017年底的9340家。2019年底,国内影院数量是12408家。在相同的周期内,西安的电影院数量也在快速攀升。近年来各地多点开花的购物中心内,电影院几乎已经成为导流标配。肉眼可见的电影院数量增长为人们带来了便捷的观影体验,也渐渐增加了扩大了市场的容量。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票房的高增长并没有延续以往的状态,2015年全国影院票房收入441亿元,增速为48.99%,2016年的票房收入不太乐观,为454.23亿元,增速仅为3%,2017年增速回升到15.33%以后,2018、2019年的增速分别为8.01%、5.07%,逐年下滑。过多的电影院分流了观众,导致影院上座率滑落,单银幕票房产出持续下降。据中泰证券研究所的报告,2019年全国单银幕产出约为85万元,同比下滑9%。

被遗忘的电影院被遗忘的电影院

影视行业资深人士龚先生(化名)打了个比方,这就好比漏斗,以前出口很小,观众的需求一点点慢慢释放,今天买不到票明天还会继续来,电影院的上座率高;而现在出口变大了,往往一部影片一天就把所有的需求释放了。当然,观众流失的原因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能将他们吸引到大银幕前的好电影这两年更少了。

二是电商对传统影院行业的渠道影响。现在人们习惯了在线购票和选座,影院的票价维持在20~40之间,对观众来说方便又快捷。但如果从影院的角度来看,以往的票房收入从现收现支变成统一先收到电商平台,并在固定周期扣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后返给影院。前期电商平台通过9.9、19.9的票价为影院平台垫资引流,在培养了影院和观众双方的用户习惯后,也改变了过去影院行业强现金流的状态。“以往现金在账上能趴一个月,现在每月收到钱不久后就又流走了。”

而另一方面,和零售行业面临线上线下之争一样,影院行业同样面临线上平台的冲击。今年春节档遭遇疫情,《囧妈》以6.3亿价格将影视版权卖给字节跳动,全网免费播放请全国人民看电影。在赢得观众口碑的同时,《囧妈》收获6.3亿的版权费,出品方欢喜传媒股价大涨,字节跳动获得宣传流量。

被遗忘的电影院

这一举动同样挑战了影院行业坚持已久的窗口期,引发了上海、江苏、四川、深圳、浙江等地影院行业的一致抵制,《囧妈》绕开传统院线改为在线播放的行为被认为是“一种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行为”。窗口期是指一部电影从公映开始,只在影院放映、不以其他任何形式播放的期间,在国内外电影行业通行。电影院线之所以强烈抵制的根本原因在于迎面而来的生存压力。另外,《囧妈》属于小成本电影,关于高制作成本电影诸如投资13亿的《唐人街探案3》,在网络媒体上播放是否收回成本,也存在争议。一个简单的问题是,线上平台拉低了电影的付费成本,在打破过往影院盈利模式的情况下,是否会反作用到电影作品的制作成本上,进而影响整个生态?技术革新反噬艺术作品创作生态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4

而这次春节档遭遇疫情,被突然掐断现金流的影院行业大概率会面临重新洗牌。“那些原本收支无法平衡的中小影院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从前高速扩张带来的一些过剩产能,也许会面临淘汰。

作为一位从事电影研究的学者,《日本电影110年》的作者四方田犬彦曾经发出困惑:“当所有作品都变成平起平坐的等价存在时,一个人观影的体验是否也会因此变得等价却陷入乏味呢?”他是一位始终坚持走进电影院看电影的观众,并将这个行为称作“我所做的最后的抵抗”。

这种抵抗和挣扎,也正在影院行业上演。

■数据来源:猫眼电影及公开报道。

作者 | 图图 | 贞观作者

数据 | 广成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afiregam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1日19:00:5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firegame.com/zixun/355/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