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华语电影票房很可观,但少有国际影帝影后诞生

非常简单地谈几句个人的看法。只是不成熟的主观感想,仅供娱乐。

中国电影在演员这一块,我个人认为是向来不虚大部分国家的。如果不以最近一些年份为限定的话,在历史上也有着一定的国际获奖记录。因此,国际电影节上的获奖较少,几乎必然地会落到”作品“的层面上。

一个比较习惯性的答案是,原因在于目前电影行业的过度流量化、为商业是从。而到了罔顾质量、只求票房话题的程度,这导致了好作品的产出下降。然后,只要在答案里列出一些《上海堡垒》《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之类的流量作品,并搬运名梗、嘲讽一番,便大功告成。

但是,或许真正的答案并没有那么简单。任何国家的电影产业,都一定会以商业为主体,也会产出相当比例的“话题牵头,质量靠后,票房导向”之作。好莱坞的产业规模最大,商业化程度最高,但同时也生产出各种“烂片”,或如引发马丁西科塞斯和科波拉等大师反对的“争议之作”漫威系列(由于其连续剧化、要素拼贴化的单片创作方式)。但是,这并没有妨碍好莱坞对于艺术之作的出产,反而汇聚了各国的优秀艺术人才。

由此可见,商业与文艺,其实是两个并不冲突的平行线,共同组成了电影行业“既是商业,又是艺术”这一混合性存在。或许,文艺一边的作品创作之产效,并不绝对相关于商业那一边的发展。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文艺电影的投资者,都不太会是商业电影的投资主力,也不会在商业主流院线中占据很大的存在感。因此,我们可能并不能下“资源侵占”的定论。

事实上,随着时间的发展,艺术电影的受众、投资者(如方励)的情况也在好转,产量也在慢慢增多,像万玛才旦这样的艺术导演,作品便已经登上过主流院线,进入了广大观众的视野。由此,我们或许可以讨论一个新的方向:当时代下,国际影帝影后诞生的较少,是否与中国文艺电影本身的整体质量,有一定的关系呢?

或许,限制中国演员斩获更多表演认可的,不是他们自身的表演能力,而是影片整体的质量。稍微列举两个子来看的话,廖凡的《白日焰火》,夏雨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都帮助演员拿到了国际认可,而作品本身的质量也毋庸置疑。两部作品本身,就是“导演深思熟虑,表意完整,而且具备灵性爆发的点睛”之作。就整体影片的艺术水平来说,它们也是几乎完美、具备灵气与意蕴的佳作。因此,影片本身质量,对于影片进入评审视野,能够参与到最后各奖项评判的环节,是非常重要的。

这可能也正是目前大陆电影最软肋的地方。我们确实拥有很多具备天赋和灵气的文艺导演,他们都有潜力拍出佳作。但是,目前太多有天赋的导演都暴露着几个问题,让这种潜力难以发挥变现。

第一,有的导演,尤其是很多年轻导演,会出现操之过急的心态,直接以各路历史级大师为标杆,鼓捣自己尚难以驾驭的形式,努力制造一种“大师巨作”的感觉,在形式上用力过猛。而其结果,往往是力不从心,空有一个唬人的架子。例如,长镜头,固定机位,大量符号化的隐喻和象征的使用,等等。但当我们去抛开那一层唬人的架子,具体去看内容的时候,往往是形式大于内容、高射炮打苍蝇,内容并不能接住腔调的架势,让作品沦为了单纯的形式主义。

第二,上边说的是形式上的用力过猛,还有一部分导演,会出现的是“主题表达”上的用力过猛。这种用力过猛,有倾诉欲过于旺盛的原因, 也有自觉内容深刻复杂、需要反复强调的影响。然而,随之呈现出来的,却往往是一个非常易懂、没有太多发展深化的主题。于是,我们只是看着导演一遍一遍地用各种手法,反复强调着一个简单的东西。影片在主题的思想性上比较浅薄,暴露了导演个人思考的不足。

第三,这一点也是最致命的,就是年轻导演对自身艺术维护的用力过猛。很多有天赋潜力的导演,因为作为艺术家对于自我表达和自我创作的过度维护,往往变成了“不容于这个工业体系,不容于这个世界”,然后转变成玉石俱焚的结局,浪费了他的潜力。

这里实在忍不住要提一个众所周知的作品,就是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

导演胡波的影像天赋极强,他几乎有着先天的直觉,去用镜头节奏强化情绪的直观传达。但是,它的局限,也更多地体现在了它对极端化情绪渲染的泛滥过度之上。胡波用足了自己的画面与镜头功力,以通篇的角色情绪作为核心推进动力,让情绪弥漫全片,展现了角色受到的社会极度压制。

然而,在那部电影里,作者只是一味着重于对现实表达不满,并传递角色对于“远处,大象席地而坐”之理想乡的向往,并用结尾那个“众人围着火焰欢乐,但终究没有抵达远方,而是抛锚在半路”的画面,构成了“理想终不得,唯有现实的残酷永恒存在”的主题强调。

但是,对于自己所展现的情绪,作者却没有更多的思考展现---现实为什么会压制个体,其内在本质反映了什么?这让它失去了对情绪背后的挖掘深度,情绪本身也就失去了更丰富的意义。

胡波当然很有电影天赋,但这种天赋并不是绝对完整——影像的技能点很多,而思想上则有些匮乏。以年轻创作者而言,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他持续地拍、停留在行业里,他就能获得复盘与进步的余地。以他的天赋,虽然不足以马上拿出顶级作品,但却足以产出优秀作品,完全可以保持自己的地位。然而,胡波却拒绝了这些,在投资人王小帅针对时长节奏做市场考量调整的要求中,选择了自杀的对抗。

或许自杀的人终究是少数,但在自己艺术生命上自杀 ,在作品和自己的艺术被打击时,就此愤世嫉俗、金盆洗手的人,却绝非少数。我个人认为,有天赋的年轻导演还是应该放平心态,对自身目前的艺术水平,至少在执行力层面上,不要估计得太高、太完美,而被打击时,也不需要太过于绝望和愤世嫉俗。当你真的进步到了一定水平的时候 ,总会有人给你提供条件,帮助你的腾飞。但前提是,你需要将你的肉体生命、创作生命、艺术追求,延续到那个成长完毕、开花结果的时候。

没有足够的优质作品,再好的演员也难以得到国际奖项的重视,甚至无法被作品带着、走入国际电影节评审的视野。而在创作上有相应天赋的导演们,尤其是精力最旺盛、欲望最猛烈、专注度最强、潜力最深邃的年轻电影导演,是绝对有条件拿出这样的优秀作品的,只是现状目前似乎暂时还没有很理想。

而这一切现状,在一定程度上,或许与“商业”“流量”,并不构成绝对唯一的关联。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afiregam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2日00:11:1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firegame.com/zixun/13348/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