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电影是你不敢看第二遍的

《金陵十三钗》

大约是高中的时候,晚上自己躲在被窝里看电影,期间眼泪流了好几次。过了好多年,剧情现在已经不太记得清楚,但那种屈辱感和愤怒感,永远也忘记不了。

印象最深刻的一段,是十三钗里的一个女人,好像是丢了东西想去寻,但在破屋里被鬼子发现了。看到漂亮姑娘,这些畜牲便哄闹着冲上来。姑娘流着眼泪在前方跑,鬼子笑着在后方追。我想:完了,姑娘要被追上了,要被鬼子糟蹋了。镜头一转,姑娘跳进了河里。姑娘感觉自己获救了,穷头陌路,还有这条河可以不用让她感受屈辱。我也觉得自己获救了,残忍的一幕没有上演。可谁知,鬼子竟也跳进了河里,拽着姑娘又爬回了岸上。那一刻我被冲击到了,如果我是她,我该多么绝望。从小被送进妓院,做着别人看来最肮脏的事;好不容易长大一点,又身处战火纷飞的年代,每日担心自己还能多活几天;躲进了教堂避难,却发现丢了自己最心爱的物件,回去寻却被人抓到玷污,连想死都做不到。

写完了这一段,忍不住去看了原片,又深深感受到那种绝望感与无力感。

贴上电影片段

附上严歌苓原著片段

地下仓库里的女人们早上醒来发现豆蔻不见了。陈乔治说他天将亮时起来烧水,看见豆蔻醉醺醺地在院子里晃悠。见了陈乔治,她支使他去帮她拿三根琵琶弦。她说她的琵琶只剩一根弦,难听死了。陈乔治哄她,等天亮了再去帮她拿她说哪里等得到天亮?天亮了王浦生就走了,听不见她弹琵琶了。陈乔治又哄她,说他不识路。她说秦淮河都不认识呀?她指路给陈乔治,说琵琶弦就搁在她梳妆台抽屉。陈乔治告诉她,自己太瞌睡,睡一觉后一定帮她去拿琴弦。豆蔻说:“王浦生等不及了。”然后陈乔治就没注意她去哪里了。

等到下午,豆蔻还没回来。上午法比、阿多那多推了一架独轮车步行去安全区筹粮,下午回来告诉大家,安全区的罗宾孙医生抢救了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但没救活。小姑娘给日本兵轮奸后又捅了好几刀。小姑娘到死手上还紧紧抓着几根琴弦。

我根据我姨妈书娟的叙述和资料照片中的豆蔻,想象出豆蔻离开教堂的前前后后。资料照片一共三张:正面的脸、侧面的上半身、另一个侧面。资料照片是安全区领导为了留下日军犯罪证据而拍摄的。豆蔻有着完美的侧影,即使头发蓬乱、面孔浮肿。想来她是哭肿的,也有可能是让日本兵打的。当时她奄奄一息,被日本兵当尸体弃在当街。事发在早上六点多,一大群日本兵自己维持秩序,在一个劫空的杂货铺里排队享用豆蔻。杂货铺里有一个木椅,非常沉重,它便是豆蔻的刑具。日本兵们只穿着遮裆布等着轮到自己。

豆蔻手脚都被绑在椅子扶手上,人给最大程度地撕开。她嘴一刻也不停,不是骂就是啐,日本兵嫌她不给他们清静,便抽她耳光。她静下来不是因为被暴打降服,而是她突然想到了王浦生。她想到昨夜和王浦生私定终身,要弹琵琶讨饭与他和美过活。这一想豆蔻的心粉碎了。

豆蔻还想到她对王浦生许的愿:她要有四根弦就弹《春江花月夜》、《梅花三弄》给他听。她说:“我还会唱苏州评弹呢!”她怕王浦生万一闭眼咽气,自己许的愿都落空。

被绑在古老椅子上的豆蔻还昏昏沉沉想到自己怎样跳出教堂的墙头,在清晨昏暗里辨认东南西北。她从小被关在妓院,实际上是受囚的小奴隶,因此她一上街就会迷途尤其是遍地狼藉的南京,到处残垣断壁,到处是火焚后的废墟,马车倒在路边,店铺空空荡荡,豆蔻不久就后悔自己的冒失了。她转身 往回走,发现回教堂的路也忘了。冬天的早晨迟迟不来,阴霾浓重的清晨五点仍像午夜一般黑。豆蔻再走一阵,越走越乱。假如她没有看见一个给剖开肚子的赤身女人,或者她有一线希望躲过后来那一劫。她听见三个日本兵走过来时,便往一条偏街上跑。三个日本兵马上追上来。豆蔻腿脚敏捷,不一会儿便钻进胡同把追踪者甩了。就在她穿过胡同时,突然被一堆软软的东西绊倒。一摸,竟是一堆露在腹外的五脏。豆蔻的惊叫如同厉鬼。她顿着足,甩着两只冰冷黏湿的手在原地整整叫了半分钟。

豆蔻这一叫就完了。三个已放弃了她的日本兵包围上来。她的叫声吵醒不远处宿营的一个骑兵排,马上也巡着花姑娘的惨叫而来。

十五岁的豆蔻被绑在椅子上,只有一个念头:快死吧,快死吧,死了变最恶的鬼,回来掐死、咬死这一个个拿她做便盂的野兽、畜生。这些个说畜话、胸口长兽毛的东西就这样跑到她的国家来恣意糟践。她只盼着马上死去,化成一缕青烟,青烟扭转变形,渐渐幻化出青面獠牙, 带十根滴血的指甲,刀枪不入,行动如风。把自己想成青面獠牙、刀枪不入的豆蔻又啐又骂, 挨了耳光之后,她喷出的不再是唾液、浓痰,而是血。她看见对面的人形畜生被一朵朵血花击中,淹没....最大的一朵血花从她的上腹部喷出,然后是她的肩膀,接下去是她的下腹。人形畜生不喜欢一个又吵又闹、又吐血水的泄欲玩偶,用刺刀让她乖觉了。

在一九九四年,我姨妈书娟找到了豆蔻另一张照片。这张不堪入目的照片,是从投降的日本兵笔记本里发现的。照片中的女子被捆绑在一把老式木椅上,两腿被撕开,腿间私处正对镜头。女子的面孔模糊,大概是她猛烈挣扎而使镜头无法聚焦,但我姨妈认为那就是豆蔻。日本兵们对这如花少女不只是施暴和凌迟,还把她钉在永恒的耻辱柱上。

我在看到这张照片时想,这是多么阴暗下流的人干的事。他们进犯和辱没另一个民族的女性,其实奸淫的是那个民族的尊严。他们把这样的照片作为战利品,是为了深深刺伤那个被羞辱的民族的心灵。我自此之后常在想,这样深的心灵伤害,需要几个世纪来疗养?需要多少代人的刻骨铭心的记忆而最终达到淡忘?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afiregam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1日19:49:3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firegame.com/zixun/1328/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