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见

再也不见

1. 开端

倘若用一个专有名词就能叫人脸红心跳的话,“三级片”看来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此时,“老司机”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不少旖旎魅影,而尚未得道的“实习生们”则激发出一窥全貌的好奇心。

然而,这些遐想原本就是个错误。

三级片不是色情片,至少不全是。

三级片之名源于香港电影分级制度,1988年11月开启,1995年修订。

根据本制度,拟在香港上映、发行的电影,均需进行评级。目的是为了保护18岁以下未成年人士,免受不良电影内容影响。I和II级属劝谕性质,并无法定年龄限制;IIA或IIB级的影片,影视处则鼓励家长陪同及指导子女观看。III级最为严格,不能售票予18岁或以下人士进入电影院观看,法例容许验票员检查入场者的身份证。这其中就包含了我们常规理解的“三级片”。

再也不见

可以说,分级制度的实行为香港电影带来了更为自由的发展空间,激发了创作者们的热情,突破了题材禁忌的限制,往往佳作不断,共同推动着香港电影走进黄金年代。

但任何法例的制定与执行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在那些没有分级的日子里,“三级片”们也走过了漫长的路途。

2. 50-70年代:风月有佳期

中国的社会观念保守并不是恒定的,实际上自明清开启的这种状态更多的是针对女性权益的压制。

在新中国成立后的50年代,意识形态成了重中之重,银幕上不可能见到女性角色有过激镜头,正所谓有情却“无色”。

与此同时的香港尚处于英制时期,对于电影尺度的把控相对而言不那么严格,当然,那也是上世纪50年代,人们的思想见识也绝非如今天一般的开放。

由于香港社会与经济的相对稳健,娱乐业开始谋求观众的兴奋与兴趣点,给了电影一个成长空间。

1956年,李翰祥导演的处女作、成名作《雪里红》就讲了一个“荡女”背夫偷汉的香艳故事。看起来是雪里红(李丽华 饰)为爱生妒,本质上还是苦情悲歌,京腔京韵,凄凉又富含情欲。

再也不见

1958年,香港“跟风大师”罗维拍了一部《翡翠湖》。宣传海报上打出了“香艳/肉欲/曲折/奇情/国语巨片”等博人眼球的关键词,但实际上无非是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之所以这么贩卖肉欲的宣传,核心是其中一个镜头,即:刘亮华,罗维第二任妻子,在片中的后背全裸。现在看来这算个啥?然而,50年代这颇为“香艳”的场景已经震慑了香港社会,形成了足够的视觉挑战与新鲜刺激。

再也不见

随后的60年代,西风东渐,西方的性解放潮流也影响到了香港。港片中开始加入风月情节与香艳镜头成为了一种常见。街头的成人影院也开始雀立起来。到60年代末,这种风气被制作方粗制滥造地持续加码,以博取观众的持续注意。这一时期的题材影片,情节简单,质量粗糙,且名过其实,唯一的优点便是通过集群化生产厘清了制作流程,构建了规模化基础,为下一时代的发力创造出先决条件。

在经历了50年代的萌芽与60年代的暧昧禁锢之后,70年代可以说是“三级片们”或者说香港情色电影的崭露头角时期。

这时期,邵氏电影雄霸东南亚。

武侠、喜剧成为了爆款题材的输出宝典。然而,同类型影片看多了也会生厌。

没想到,邵氏的新机会来了,他们等到了李翰祥的回归。

李翰祥,生于奉天(辽宁),1948年投身香港,进入电影界。1997年12月,拍摄《火烧阿房宫》时溘然长逝。

作为一名导演,他是内地、香港、台湾三地均跨不过的业界著名人物。

对内地来说,《垂帘听政》、《火烧圆明园》已然足够驻留影史。

对香港来说,纵横影坛四十年,产出诸多,与张彻难分伯仲。

对台湾来说,因为一部《梁山伯与祝英台》。

70年代,李翰祥在台湾的国联电影公司陷入危机,重返香港。邵逸夫不计前嫌,邀请其再回邵氏。一方面,李翰祥感激邵逸夫,另一方面,导演也是人,也要解决生计问题,需要一些卖座片,于是他萌生了风月片的念头。当然,风月片并非李翰祥首创,是这一时期业界导演们共同推进的结果。除李翰祥外,吕奇、何藩、杨群也无不摒弃掉了60年代的粗粝情色,揉入合理的故事情节,大力开发风月片。

其实李翰祥擅长拍文艺片,风月电影不过是为了追求商业属性的应景之作。1972年,《风月奇谭》上映,由3个独立小故事组成,在风月楼的几个姑娘的讲述下徐徐展开,无非是偷情、通奸的故事,色而不淫。角色在传统道德夹缝中需求刺激,充满了市井气息,除了风月,更多的还有民俗,整部影片追求制作的精良性,就此开创了整个70年代的风月时代,也为日后香港电影多元化起到了发展与推动的作用。

再也不见

1976年,杨群推出了堪称“艳情版苏三起解”的古装情色片《官人我要》,成为了另一种风月形态,瞬间开阔了眼界,震撼了观众。影片不仅成功还原了古代的各种奇巧淫具、道具Play,还把肉欲环节升级出了美感,成为了不只是裸露镜头和大胆出位表演的堆砌,后世不少同题材影片均从此片有所借鉴。

再也不见

此外,还需提及楚原导演在1972年上映的《爱奴》,可谓奇情女同武侠的开山之作,虽然主角们着装严实,只有几位群演有所裸露,但本片意识超前,与桂治洪的《女集中营》(1973年)、《蛇杀手》(1974年),张森的《爱欲奇谭》(1973年)等大力渲染情色元素,虽非纯正的风月情色片,也对日后的香港三级片产生了深远影响。

再也不见

而这些作品的出炉捧红了狄娜、陈萍、白小曼、胡锦等一众演员,使她们成为了红极一时的性感艳星。

再也不见

3. 80-90年代:风月到三级

80年代的香港电影开始真正繁荣,各种类型的影片层出不穷,闪烁着日出东方的耀眼光芒。

这期间我们所熟悉的类型片主要男演员徐锦江、任达华、曹查理、黄秋生、吴启华、吴毅等开始成长。而李丽珍、翁虹、叶玉卿、叶子楣、邱淑贞、舒淇等优秀漂亮的女演员们也纷纷触“电”,准备绽放。

1986年,尔冬升执导的《癫佬正传》面临禁映,理由是“歪曲精神病人形象”。同时,电影业界一直认为在审查方面,有关部门存在双标——国外影片允许粗口,但本地粤语片不能有一句粗口的存在。因此,演艺界人士开始集体联名上书,要求有关部门出台电检新法案。

孰料1987年的3月,英文《亚洲华尔街日报》公开揭露香港电影检查是在没有法律基础下进行的秘密,香港影人和观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早在1953年就已推行的电检工作居然是在执行“行政命令”,禁映极有可能是违法的。一石激起千层浪。香港行政局与立法局迅速成立专责小组,审议新拟的“电影检查条例草案”,并将“电影三级制”包括进此草案之内。

1988年11月10日,《电影检查条例草案》正式生效,香港亦从这一天起实行“三级制”,电检尺度自此大幅度放宽。

于是很多电影公司抓住了这个机会开始大力开发三级电影招揽观众,情色片、奇案片、恐怖片纷至沓来。制度实行的当年,香港本地电影票房就达到了13亿港币,这其中三级片的贡献功不可没(42%的票房占比)。

大家熟知的《黑太阳731》,牟敦芾的这部作品有幸成为了香港第一部三级片。

再也不见

同时,这部电影也成为了许多80后小朋友不可磨灭的噩梦,曾经伟大的“六公主”一刀未剪地播放过此片,真可谓当年接触到的最早Cult电影。

抛开牟敦芾的个人恶趣味不谈,电影本身粗糙中带有“真实”,冷酷而直白地将731部队的恶行予以揭露,敲响民族危难的警钟,再次警醒了世人。

进入90年代,香港经济起飞,人们的精神生活日益丰富,物质上也愈发充裕,娱乐业更是灯红酒绿,夜夜笙歌。

至此迎来了香港三级片的鼎盛时期。甚至有人说,90年代在香港制作一部三级片的回报可以高达200%,创富神话就此诞生。

这期间我们见识了不同类型的三级片。

a、重口向

1993年,邱礼涛执导的《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上映,很快遍成为年度爆款。除了血浆、残杀、肢解等重口味情节外,更重要的是黄秋生奉献了“可怕”的表演,入木三分,不寒而栗。即便戴上眼镜,看起来也充满了“变态氛围”。外行人用猎奇的心态看的是“很黄很暴力”,而内行人更看重了电影背后的揭露——关乎于社会身份、权力滥用、执法部门贪腐、暴力的黑色设计。

再也不见

此外,得益于本片的好评,激发了《人肉香肠》、《人皮高跟鞋》、《人肉天妇罗》等跟风之作,但这些作品卖弄噱头,情色泛滥,多为圈钱电影。

同年,邱礼涛再次携手黄秋生奉献了关于出租车司机的《的士判官》。通过三级片的形式表现出邱礼涛的社会观察,甚至完成了一定程度上对人性的拷问。即便放到现在,网约车大环境下,本片依旧能够移情于现代背景。

此外,1993年还有一部得不得提的《乌鼠机密档案》。

再也不见

导演邓衍成,被美国学者大卫·波德威尔列为“三级残酷变态片”的始作俑者之一,与邱礼涛平分秋色。而电影本身更是“三级残酷变态片”的扛鼎之作,可谓Cult奇片。残暴、不适,步步紧逼,无法回头。郑则仕与任达华极尽疯狂,相得益彰,一部因通奸而引发的灭门惨案,形成了对观者心理承受能力的大挑战。

b、情色向

除了那些暴力重口,之所以大家容易将三级片等同于色情片的核心原因便是这期间香港出产了特别多的艳情、奇情、情色片。

再也不见再也不见

《金瓶梅》、《玉蒲团》、《聊斋艳谭》、《满清十大酷刑》、《香港奇案》、《卿本佳人》、《蜜桃成熟时》、《慈嬉的秘密生活》一系列作品等除了博人眼球外,还创造了包括:叶玉卿、叶子楣、李丽珍、翁虹、舒淇、陈宝莲等诸多艳星,以及王晶王胖子三级片导演之王的称号。

这些作品一些偏向传统风月片,夹杂了情色、恐怖、喜剧元素。

另一些则更偏向于发挥导向作用,尽管带着三级片的名头,最终回归到因果报应的俗套。

c、内涵向

这期间的三级片也不全是“无聊圈钱”之作,也产出了不俗的作品。

1996年,尔冬升执导了一部不怎么“三级”的三级片——《色情男女》。

再也不见

导演阿星(张国荣)因为接连的票房失利而失业,生活的困顿没有令他失去抱负和理想。他一直在等时机。功夫不负有心人,阿星终又获拍片机会,但他没料到的是,老板只想制作低俗的三级片。在好友阿虫(罗家英)的开导下,阿星向现实低头。拍摄过程中通过对男主华叔(徐锦江)、女主梦娇(舒淇)等人的结识,才明白三级片也可以拍的很艺术。

本片既可以看做是导演尔冬升的艺术戏谑,也可以看成是对三级片的自嘲与励志。我们看到了华叔的无奈,梦娇的挣扎,以及张国荣的臀部、舒淇的胸。不过三级片的形式并没有影响到尔冬升的思考深度与艺术境界。

1997年,墨镜王带来了另一部不怎么“三级”的三级片——《春光乍泄》,可谓电影镜头的美学极致表达,故事、剪辑、光影效果以及音乐浑然天成。绝望与挣扎,即便在南美的世界尽头,黎耀辉与何宝荣也没逃脱得了心灵的桎梏。

再也不见

然而,新的时代终归是临近了,“香港电影已死”,三级片的美好时代也已一去不返。

4. 00年代至今:新视角与新时代

随着新千年的来临,电影诞生已过百年,香港电影也迎来了60个年头。

人们的审美趣味,社会风貌的变化无疑影响了娱乐与电影业。

大片时代开始来临。

不过此时间依旧有大师手笔愿意加以尝试,比如2007年的《色,戒》。

再也不见

原本的梁朝伟在“逃脱了”墨镜王的“魔爪”之后,没想到再次要为艺术牺牲,落入李安的手中。

片中大段的性爱场面,不仅是梁朝伟从影以来之最,甚至是华语情色电影的高端,可谓开创了新纪元。

李安成功地将情色与艺术相结合,原来情色不仅是简单直白、面红心跳的场景,也是可以为主旨服务的,方能彰显201王佳芝与易先生的纠结关系。

2010年-2012年,随着《维多利亚壹号》、《3D肉蒲团》,以及《一路向西》的上映,三级片中的重要情色组成部分虽有噱头但已再无气候。

再也不见

但人们看到了这种题材的新模式,国际化+新技术,同时将主角姿态放低,进入常人生活,更适合现代人的心理需求的同时,完成了移情代入。

5. 再见!香港三级片

2011年3月,香港最后一间三级片戏院——官涌戏院,因业主加租而结束了营业。

再也不见

我们彻底告别了一个时代。

三级片没有结束,这只是香港电影的一种分级方式。

但我们所常规认知的“三级片”时代结束了,偶有产出的不过是凤毛麟角,再也回不到那“尽皆过火,尽皆癫狂"的年代。

再也不见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afiregam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1日23:14:5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firegame.com/zixun/10749/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