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红海行动》在漫长的贺岁档里最终胜出,一路反超《捉妖记2》和《唐探2》,完成了逆袭大业。而且,本片取代《美人鱼》,成为历史卖座亚军也已经板上钉钉了。

这是一个比《战狼2》更工整、更火爆,更有“工业质感”的国产电影里程碑。然而,影片在逼真刻画战争酷烈的同时,也带来了过于血腥暴力的问题。也由此,本片在港上映,被评定为“三级”。

内地电影市场那呼之欲出却始终缺席的分级制,会有成型的那一天吗?

至少,让我们再回顾一下香港电影三级制的缘起与流变吧。

============

你们的老公谢霆锋余文乐,原来都拍过三级片

文|泉的向日葵

2018年3月1日,《红海行动》与远在地球另一头的《红雀》、《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被命运之绳牵到了一起:它们同日在香港公映,且都明码标价“三级”——只准18岁(含)以上年龄的人观看。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而在内地,这部春节档票房冠军余热犹存,每天贡献着4000多万上下的成绩,目前已经是国产电影卖座榜季军。由于热血、爱国,不少人领着全家老少去观看,但是许多小朋友却被扑面而来的“肠子” “断肢”“烂脸”吓破了胆,哇哇哭声随处可闻。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这不禁让我想起另一部屡次重映的爱国影片,那曾是80后们的集体梦魇——《黑太阳731》。活体解剖小乞丐、冻伤实验、高压试验……冻成冰棍又经热水侵泡后的双手,被日本军医像脱手套一样剥下皮,整个肘部以上只留下挂着少许肉丝的森森白骨……这些场面和电影院里同学们的尖叫哭泣搅成一团,定格了我对“童年阴影”的所有想象。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香港小朋友和我看的是不同版本:《黑》首先以三级版本公映,为让更多香港青少年观看还另剪出一个二级版推出,如此“双级”身份在香港电影界尚属首例。在这首部被划为三级片的华语片面世之前,港片亦经历过一大段混乱的放养阶段。

1935年,香港电影史上出现了第一部被禁映的影片《生命线》。这部充满正能量的电影被禁理由居然是因为暗含抗日主张,被不愿开罪日军的港府一度下了禁令。战火纷飞的动荡年岁成就了香港左翼影人的大放光芒,直到1951年下旬,“永华”部分影人发起罢工,恰好赶上左派工会因九龙东头村火灾聚事,港府一瞧架势不对,赶紧插手,先后两次对十名左派影人发出终身驱逐令。经此一役,电影界中左派力量一落千丈,政治色彩逐渐让路给“市场至上、商业挂帅”的金科玉律,咸湿片与暴力片粉墨登场。

早期香港咸湿片以粤语片为翘楚,好比《怪侠一枝梅》里展露了色情场所、女子按摩院的风貌,虽经过“艺术”处理,也已大大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为色情电影敞开大门。由是,第一部有味港片终于诞生:1969年,粤语片女星李红开拍《舢舨》,大胆在沙田车展裸跑,引发当时《红绿日报》及《华声日报》图文并茂地大幅报导。片中还有三个“大胆得惊人”的造爱场面,导致送检时只被获准义映一场,直到将166分钟剪辑成105分钟版本才获准在港公映。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与此同时,“六七暴动”后港英当局出于将青年人“绑”在戏院的考虑,放宽审查制度,荷尔蒙无处发泄的年轻人被邵氏拳拳见肉的“阳刚武侠”牢牢摁在了椅子上。最出名者莫过于凭借《独臂刀》扬眉吐气的张彻导演,他深谙“引刀成一快”的酷烈之美,屡屡让“白袍小将”上演死亡之舞。飞插在树干上颤抖的断臂,戳瞎双眼的大特写,赤膊盘肠大战数十回合,乃至慢动作被无限拉长的五马分尸现场……番茄酱大师的暴力美学间接带出了李小龙的崛起,也影响了一代代包括林超贤这样的后来人。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另一个好剥人衫的国语片大导则是阔别九年重返邵氏片场的李翰祥。回归首作《大军阀》他哄骗狄娜为“艺术”露了屁股,“叔嫂对簿公堂”和“军阀姨太偷情”两段风流情节,让狐媚风骚的新人胡锦一举成名。该片票房大卖,坚定了邵氏“软硬都要抓”的拍片方针,就势推出《风月奇谭》、《北地胭脂》等片,赚得盆满钵满,掀起风月片浪潮。代表作《金瓶双艳》李搬出“潘金莲大闹葡萄架”一节,技巧性遮掩关键部位,但见潘被弄得“目瞑气息、微有声嘶,舌尖冰冷”,暴露有限,下流无穷,看得当年还是学生的文隽大喷鼻血,感叹“李翰祥让我读懂女人”。同期完成少年性启蒙的还有镜头表现更直白的吕奇、何藩等人,其中吕奇拍于1977年的《财子、名花、星妈》是战后首部女性露毛的港片。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感官刺激尤甚的还有“血”“肉”齐卖者,比如桂治洪导演的《女集中营》、牟敦芾导演的《打蛇》,赤裸裸的性剥削展示甚至有刻奇之嫌。用床表达七情六欲的导演让梦想一夜成名的女孩子们找到捷径,仅1973年邵氏就产出了占总量三分之一的“有色电影”,井喷般的艳景令李翰祥惊呼:“毛片,毛片,毛多观众才喜欢看嘛。”

对于性与暴力内容都很宽松的港府电检部门,虽然基本上贯彻“积极不干预”政策,但一旦触及政治题材就敏感性十足。唐书璇的《再见中国》当年就被以“损害香港及邻近地区友好关系”为由禁映长达13年,香港电影新浪潮主力战将多数也在这上面栽了跟头。最典型莫过于徐克的《第一类危险》,该片因涉及恐怖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倾向被勒令补拍,改拍了很多暴力场面并更名《第一类型危险》后,才通过审查。而《烈火青春》引发的争议,表面看似因为汤镇业和夏文汐电车内云雨场景,实则更多源于其对“赤军”的恐惧与丑化。宣扬黑社会行为的影片也很容易遭遇禁映或删剪命运。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1986年,以“歪曲精神病人形象”之由,尔冬升执导的《癫佬正传》面临禁映,加上审查上华语片和外语片被业界批评带有双重尺度——例如外语片容许粗口对白,但华语片特别是粤语电影不能有一句粗口存在——演艺界人士集体联名上书,要求有关部门出台电检新法案。孰料次年3月,英文《亚洲华尔街日报》公开揭露香港电影检查是在没有法律基础下进行的秘密,香港影人和观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早在1953年就已推行的电检工作居然是在执行“行政命令”,禁映极有可能是违法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于是,电检条例的出炉迅速推上台面。香港行政局与立法局成立专责小组,审议新拟的《电影检查条例草案》,并将《电影三级制》包括进此草案之内。1988年11月10日,《1988年电影检查条例草案》正式生效,香港电影步入“三级制”时代。

自此,香港电检尺度开始大幅度宽松,一度导致“拳头”与“枕头”片齐飞成灾,情色片、奇案片、恐怖片纷至沓来。好比最早被定性为“IIB级”(青少年及儿童不宜影片)的《古惑仔》,尺度迎合年轻人胃口就越张越大,导致谢霆锋的出道作《新古惑仔之少年激斗篇》由于有过多血腥虐待镜头,被定为三级。电影首映时因未满18岁,谢霆锋本人都没法进场观看。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但事实上,“三级片”并不能与暴力色情划等号,反之亦然。

讲述底层民众困境的《笼民》在上映前夕被香港电检处划为“三级片”,原因是片中人物对白夹杂部分粤语粗口。即便后来该片屡获各大电影节褒奖,电检处仍不松口:“必须删去33 处夹有广东粗言秽语的片段方可做二级放映”。最终,保留完整篇幅的《笼民》损失了大批青少年观众,商业惨败而归。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关于分级尺度的把握,彭浩翔导演或许比较有发言权。粗口频密、美化吸烟的爱情片《志明与春娇》被列为三级,而同样粗口不减的《春娇与志明》甚至是一目了然就是咸湿片的《AV》,却都只拿到IIB级。据说,彭浩翔传授的机密是:“星期一早上送审。周末大家都玩得比较嗨,周一回来上班应该还处于没睡醒状态,所以就……”

这番话虚实难定,不可否认的是,分级制的出现,让电影人们获得了更为自由的创作空间,杜琪峰、陈嘉上、林超贤、陈果等导演几乎都是伴随分级制度的诞生而出头并成长起来的,同期突破题材禁忌的各类型佳作也不断涌现。

遗憾的是,这帮导演生力军早年代表作品在内地却鲜能获映,港粉们大多都是通过盗版影碟或下载才能一窥究竟,或者,给它们多来几个 “剪刀手”。杜琪峰就多次登上“双结局”榜单:《文雀》、《神探》、《夺命金》等片的内地版皆有自首桥段,被更名为《龙城岁月》上映的《黑社会》片尾,更出现“卧底”古天乐推着帮派大佬邓伯出现,老人念叨着“不要加入黑社会”的笑梗。

吊诡之处在于,与香港相反,内地对性与黑帮犯罪严防死守,对粗口和血腥画面却往往能大开绿灯。所以,由于粗口尤其与性有关的言语太多而屡被列为IIB级的周星驰电影(比如《食神》、《喜剧之王》、《少林足球》等),反而在内地荧屏上笑伴我们成长。更别提打着贺岁喜剧招牌的《西游降魔篇》,让多少观众惊出一身冷汗——片中接二连三出现的鱼怪吃人、烤猪里放人尸、猴妖咬断驱魔人喉咙等情节,配着3D逼真的孙悟空、猪八戒等的惊悚造型,别说孩子承受不起,就是大人们也大呼“毁童年”。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三年前,有媒体曾粗统计过近五年来欧美限制级电影在内地的删改记录,其中近2/3的电影遭到不同程度删节,累计删节时长292.5分钟。三年后,面对对删减片越来越不买帐的观众,电影人学精明了——要么像《银翼杀手2049》那样将部分画面进行裁画幅处理,“武大头传奇”般硬生生破坏贯穿全片的摄影美学;要么标称了时长,却实际上短斤少两缺上几分钟,反正也没几个观众会掐着秒表计算时长。

大人的世界净化了,孩子的天地仍不够澈朗。真人电影不谈,就说动画电影,大把粗心的家长领着孩子兴冲冲去看《大护法》,结果漆黑着脸出场。你也许会怪他们不提前做功课没好好瞅清楚海报底下小小的那行提示,可什么时候我们能放心大胆地把孩子交给银幕,不用四处去找影院门口是否有“儿童不宜”的告示呢?

最近,有8437万内地观众看了同一部香港三级片

70年前,在上海《大公报》主办的“国产影片出路问题座谈会”上,著名编剧阳翰笙说:“我们20年来在剪刀下生活,我们往往有好作品,怕通不过检查,自己先就忍心剪掉;有时一个电影,什么都好,故事好,体裁好,主题好……一切都好,却只有一样不好,就是通不过检查官的剪刀。”20年后,大洋彼岸的好莱坞影人对此有了生活的答案——不管怎么说,绝非完美的电影评级,总比一刀切的《海斯法典》强得多。

——这些道理真的很难懂,很难办吗?

首发:微信公众号 枪稿(QiangGaooooo)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afiregame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1日23:12:29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firegame.com/zixun/10535/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